主页 > 社会新闻 > 西游神话世界,女神仙都有哪些癖好?孙悟空曾霸气怒怼
西游神话世界,女神仙都有哪些癖好?孙悟空曾霸气怒怼

文:大红少(作者原创授权)

《西游记》第九十九回唐僧取经回大唐路过陈家庄时忽然冒出一句名言来,“自古道:‘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恐为久淹,失了大事。”真人是不轻易露相的,尤其神仙更不会随便显身,但是总有些事不便宜的地方,大都是化形现身。观音和木叉上长安时就变成个疥癞和尚。这就有意思了,好好的菩萨为什么怎么难看怎么变呢?这也是一种隐秘的方式,神仙们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行踪,往都变化成最普通的凡人,越不起眼越好。太白金星变成一个拄杖的老叟,太上老君则变成一个瞽者,就是瞎子。

西游记里的女神仙们有几次出场,不过她们有一个奇怪的爱好,就是装寡妇、哭丈夫、哭儿子。先看观音菩萨有两次出场,第十四回,那老母道“我有这一领绵布直裰,一顶嵌金花帽,原是我儿子用的。他只做了三日和尚,不幸命短身亡。我才去他寺里,哭了一场,辞了他师父,将这两件衣帽拿来,做个忆念。长老啊,你既有徒弟,我把这衣帽送了你罢。”有一次孙悟空气极了就骂观音“该她一世无夫”,说明观音是没有丈夫的,哪来的儿子。

观音第二次出场秀是在四圣试禅心时扮演一个女儿,四圣里同地位最高的是黎山老母,老母却变个寡妇,“娘家姓贾,夫家姓莫”,三年前死了丈夫。贾就是假的意思,莫估计就是没,按古代妇女婚后改姓夫家姓,应该叫莫贾氏,或者“没家氏”才对,照理说黎山老母应该独自修行的女仙,不会有家人。

黎山老母第二次出场是黄花观时,“但见一个妇人,身穿重孝,左手托一盏凉浆水饭,右手执几张烧纸黄钱,从那厢一步一哭着走来”,这形象也是没得说了,比真的还真。

神仙修行都是很寂寞的,蓬莱三星就曾说“我们还要养精、炼气、存神,调和龙虎,捉坎填离,不知费了多少工夫”,尤其女神仙修行更是寂寞加空虚,难怪玉帝妹子要思凡。观音应该是对丈夫不太看重,孩子对她更有引吸力,所以就可以理解她为什么要收走红孩儿了。黎山老母反而对丈夫有种情节,可能是修仙太久,一则没有合适的人选,再则即便有动心的,可能凡人也达不到和她双宿双飞的境界,干脆丈夫就成了她心中隐藏的痛了。女神仙们平时修炼,身边不是弟子就是护法,一脸庄严不太好表现,一但有机会释放一下,就把这些负面的隐藏的情绪都表露出来了,哭个儿子,哭下丈夫,装装寡妇,过过干瘾吧。

古代妇女地位低下,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大街上遇到的机会不多,荒山野岭的更不会有妇女走路,所以能遇到单身的女人一定是发生了大事,比如儿子死了,丈夫死了,这应该是正面解释的一个理由。可是孙悟空并不是凡人,有必要在他面前装神弄鬼吗,最后还是回到开篇唐僧那句名言,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神仙要保持一定的神秘感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