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历史咨询 > 花木兰激励她战残奥会 32岁美国华裔女将经历传奇_体育
花木兰激励她战残奥会 32岁美国华裔女将经历传奇_体育

14岁的时候巴塞特拥有了跑步假肢,这改变了她的运动生涯轨迹,“假肢把我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让我自信,让我知道永远不要为自己的出身、相貌和经历感到羞耻,我应该主宰自己的生命。”保持这种信念不断努力,巴塞特的竞技能力不断提升,她达到了可以参加残疾人职业赛事的标准。当她开始代表美国参加国际比赛的时候,她感到非常自豪,她说:“没人指望我会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没人能预料到这个经常被禁止和其他孩子参加奥运会的小女孩会成为一名残奥会运动员。但就像花木兰一样,我决定走上一条更具挑战性的道路。”

巴塞特透露说:“这些年来我多次访问中国。在其中一次旅行中,我回到了我的孤儿院。直到今天,这是我生命中最深刻和最具治愈力的经历之一。我需要这些时刻来理解,我本可以在中国忍受这些令人心碎的经历,也为我来自何处,为我是中国人的身份,认识到作为一名美籍华裔运动员代表自己的重要性而感到骄傲。成年后看动画片和改编自《花木兰》的真人版,让我想起了我与我的文化、国家和人民之间的那种感觉和亲近。

32岁的美国残奥运动员斯考特-巴塞特,有着非凡的人生和传奇的经历。迄今她已经是里约残奥会女子100米第五名、2017年伦敦世锦赛女子100米(T42级)季军,她现在正在为参加明年东京残奥会女子100米和女子跳远准备。斯考特-巴塞特是一名来自中国南京的残疾弃婴,早年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她说伴随她成长的影响力最大的人物就是??花木兰,她渴望继续像花木兰那样带着激情与自信去迎接新的挑战。

她表示:“小时候看《花木兰》的时候,我亲眼目睹了一个中国女人展现出的力量和勇气,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这是可能的。花木兰不怕突破界限,为自己想要和信仰而战。她是力量和勇气的缩影,即使在别人怀疑和批评她远大大的目标时。”她的养父母极力为她营造良好的成长环境,她说:“我开始参与青少年体育运动。那时,我还在学英语,我逐渐习惯了美国的生活。我父母给我报名参加篮球、高尔夫、网球和垒球等运动,以此让我与其他孩子更加接近。”

巴塞特被允许参加训练和比赛,但经常被剥夺参加比赛和参加锦标赛的机会。她感受到残疾人面临的歧视和偏见。尽管如此,她仍然热爱体育运动。她说:“这对我而言相当难受,被边缘化重创了我的自信心,我觉得不属于这里,受到了伤害。但看了《花木兰》,我看到她是如何成为一名战士,如何掌握权力,我知道自己也可以像她一样,这也是我坚持体育运动的原因之一。”

今年3月,巴塞特出席了《木兰》在洛杉矶的首映式。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这部电影的上映时间推迟到9月4日。巴塞特说:“距离我第一次看动画片《木兰》已经22年了,今年春天,当我去看改编自《木兰》的真人版首映式时,我想起了我生命中的那一刻。”她说:“我意识到我小时候的成长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情况。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我隐藏了我的那部分。作为一个经历了可怕创伤的中国孤儿,我感到有点羞愧。我身上的创伤很明显。”

”像花木兰那样继续去迎接挑战,巴塞特说保持梦想和信念,她每天都在为之而奋斗。(Red)

今年32岁的巴塞特曾用中文名朱福珍,出生于中国南京,幼时的她因一场火灾失去了右腿,被遗弃在南京街头。后来她被她送到南京福利院,才有幸活了下来,她在南京福利院里度过了7年时光。1995年她7岁的时候,美国密歇根州的巴塞特夫妇领养了斯考特。对于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她说:“我在密歇根州港湾泉镇长大并上学,我是全县仅有的几个亚裔孩子之一。我上五年级的时候,在学校拍照日特地穿着旗袍,我坚持这样的打扮,我觉得很酷,但同学都在质问我,你穿的是什么?”

虽然在美国长大,巴塞特骨子里就感觉与中国文化很亲。她说:“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喜欢《木兰》,当我10岁的时候,我记得1998年刚上映不久,我第一次看了迪斯尼动画版。然后我记得又看了一遍。我可能把录象带烧坏了,我经常看。”